瓦岗寨起义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瓦岗农民起义一般指瓦岗寨起义
隋朝末年,隋炀帝骄奢淫逸,荒废朝政,穷兵黩武,百姓苦不堪言,各地农民纷纷揭竿而起。611年,震动全国、以翟让为首的瓦岗寨(今滑县瓦岗寨乡一带,有著名的瓦岗寨四十六友,农民大起义就这样暴发了。公元613年,韦城人翟让便带领一支起义军在此举兵兴事,号称瓦岗军。
瓦岗军战果的不断扩大,内部也逐渐出现了分裂,不久,瓦岗军被王世充击溃,李密率残部投唐。轰轰烈烈的瓦岗寨农民起义至此失败。八年的浴血奋战,终使腐朽的隋王朝灰飞烟灭,为唐王朝的建立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作为隋末起义军中最大的一支,瓦岗军的作用不可忽略。
中文名
瓦岗寨起义
时 间
大业七年
首 领
翟让
地 点
今滑县瓦岗寨乡

简介 编辑

大业七年(611年),山东邹平县铁匠王薄领导贫苦农民举起了反隋第一面大旗,起义军占领长白山,王自称知世郎。王薄发难,犹如干柴烈火,全国各地立即蜂起响应。同年,平原(今山东德州市)刘霸道、漳南(今河北固城县东北)孙安祖、修(今河北景县)人高士达相继举行起义。大业九年(613年),济阴(今山东曹县西北)孟海公、齐郡(今山东历城县)孟让、北海(今山东青州市)郭方预、河间格谦、渤海(今山东阳信县)孙宣雅相继而起。同年,余杭(今浙江杭州市)刘元进、梁郡(今河南商丘市)韩相国、吴郡(今江苏苏州市)朱燮、扶风(今陕西凤翔县)向海明、淮南杜伏威等纷纷聚众起义。短短两年时间,全国各地起义军发展到百余支,人数几百万,隋朝统治政权陷入了农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从公元614年到617年间,农民起义军汇成三支主力:分别是支是河南的瓦岗军,河北的窦建德军,江淮地区的杜伏威军。
隋末瓦岗军首领李密曾扩修、占据金墉城,并以此作为与隋朝廷对抗的大本营,金墉城位于今洛阳城东北大约15公里、孟津翟泉村东、汉魏洛阳故城西北角。多年来,考古工作者已多次进行重点发掘,部分夯土城墙仍保留在地面之上,最高者可达6米。
李密为官宦世家,曾在朝廷任亲卫大都督一职。后对隋朝廷不满,于大业九年(公元613年)参与杨玄感起兵反隋。他曾向杨玄感献上、中、下三策:上策是袭据涿郡,扼临榆关,使隋军溃散关外;中策是攻占长安,占据关中和隋炀帝对抗;下策是攻打洛阳。杨玄感恰恰采取了必败的下策,攻打洛阳。失败后李密被监禁,不久在押送途中逃脱。大业十二年(公元616年),翟让在东郡(今河南滑县东)发动农民起义,因以韦城瓦岗寨(滑县南)为根据地,故称瓦岗军。李密投奔于翟让军中,向翟让进献“攻取荥阳,争雄天下”之策。在李密的全力帮助下,翟让很快实现了夺取荥阳的目标,李密也因此深得翟让的赏识和重用,他的实力和威望在起义军中大增。
大业十三年(公元617年)春,李密率精兵七千,攻取兴洛仓(即洛口仓,因地处洛水入黄河之口而得名),占据仓城,打开粮仓,赈济灾民,百姓纷纷归附义军,李密的队伍很快壮大,并多次打败隋军,步步逼近东都洛阳。不久,在洛口仓城建立了政权。由于众望所归,李密被翟让和众将领拥戴为主,称“魏公”,年号“永平”。接着,李密率兵攻克巩县(今巩义市境),轻取回洛仓(在隋唐洛阳城北七里),兵临洛阳城,双方战于东都郊外。在此期间,李密大量起用隋朝的降官降将,并杀害了翟让,从而取得了瓦岗军的绝对领导权,然瓦岗军的军事实力也因此受到重创。
大业十四年(公元618年)正月,李密率三十万大军,进占金墉城,加紧修复城门、城墙和其他防御设施,并兵屯邙山,直逼上春门(隋东都城东垣北门),洛阳城告急。正在这时,政局突变,宇文化及在江都用练巾勒死隋炀帝,立秦王浩为傀儡皇帝,自率十万大军北上,这对当时在洛阳城内的隋朝残余势力和李密领导下的瓦岗军都是严重的威胁。李密为避免两面作战,腹背受敌,决定暂时放弃洛阳城,集中兵力对付宇文化及领导下的北上大军。
正当李密和宇文化及竭力拼杀之时,王世充趁机灭掉了异己,取代了宇文化及。当年九月,王世充趁李密战后疲惫之机发动进攻,率精兵两万、战骑两千,威逼偃师,在通济渠南岸安营扎寨,在洛水上架设浮桥,准备决战。
李密命王伯当据守金墉城,邴元真守洛口仓城,亲率精兵到偃师迎战。王世充强渡洛河,双方大战于邙山脚下。李密兵败,东逃虎牢关,王伯当退守河阳。再后李密西逃长安,投奔李渊。当年瓦岗军的战将秦叔宝、徐懋功、罗士信、程咬金等也都先后降唐。
李密归唐,被封为邢国公。不久,奉命东征,行至桃林(今灵宝),李密在被逼无奈、进退两难之时,决定率众叛唐,自立为王。在陆浑(今嵩县境),李密大军遭到李渊追兵的夹击,全军覆没,李密也走上了不归路,年仅三十七岁。

起义背景 编辑

瓦岗军是三支农民起义军中最强的一支,大业七年(611年),翟让聚众在瓦岗寨(今河南滑县南)起义,举兵反隋,山东、河南两地农民纷纷参加,单雄信、徐世绩、李密、王伯当都率众投奔瓦岗,队伍迅速壮大。大业十二年(616年),李密向翟让建议:“先取荥阳,休兵馆谷,待士马肥充,然后与人争利。”荥阳是隋朝重要军事据点,翟让亲自率兵攻下荥阳门户金堤关及周围属县,同年10月,隋炀帝派2万隋军主力前来镇压。瓦岗军采取诱敌深入、伏兵袭击的战术,把隋军全部歼灭。河南道“讨捕大使”张须陀突围不成也丧了命。农民起义军取得了荥阳大捷,威震河南。

内部矛盾 编辑

当瓦岗军即将到得胜利之时,瓦岗军内部发生分裂,以翟让为首的农民军将领与以李密为首的地主势力矛盾公开激化。李密出身大官僚贵族家庭,参加杨玄感兵变失败后,隐姓埋名,流浪在河北、河南之间。公元616年,他混入瓦岗军的队伍,用欺骗手段取得了部分领导权。同时,他又招降纳叛,扩大了自己的势力。李密的阴谋活动引起了瓦岗军内部的斗争。翟让被李密夺了权。李密自称魏公兼元帅,让翟让当了副手。
公元617年十一月,李密以赐宴为名,又杀害了翟让等重要农民将领,瓦解了瓦岗军人心,导致将卒离心,极大地削弱了起义军的力量。
大业十四年(618年)六月,李密率军投降了隋朝杨侗,瓦岗军最后失败了。
公元618年王世充击败李密,李密投降李渊(即唐高祖),因起兵反唐被杀,断送了这支农民起义军。

起义过程 编辑

起义爆发

隋朝末年,军阀割据四方,基层官吏欺上瞒下征敛无度,民夫转输不息,徭役无期,士卒多列沟壑,骸骨遍及平野。黄河之北,千里无烟;江淮之间,则成蒿莱。加之灾年饥馑,谷价猛增,百姓困苦,冻馁交加。在无法生存的情况下,农民揭竿而隋朝统治,计当时约百余支,遍及全国。在公元614年到617年间,农民革命的风暴已席卷全国大部分地区,先后在全国各地兴起的起义军大小不下100支,参加的人数达数百万。后来,农民起义军汇成三支强大反隋主力:一支是河南的瓦岗军,一支是河北的窦建德军,一支是江淮地区的杜伏威军。其中最大的便是瓦岗军。
瓦岗军起义领袖翟让,韦城(今滑县东南妹村)人,原是衙门法曹小吏,因出于不平,放走无辜“罪犯”,被判死刑,入狱待毙。法主黄君汉看让气度不凡,将其放出,劝他举大事。翟让回家,与其兄翟弘、侄摩侯、友王儒信奔瓦岗(今滑县东南),聚众起义。时现曹州单雄信、卫南(今滑县英公村)徐世勣、当地富户贾雄,皆聚瓦岗。他们杀赃官,开仓放粮,赈济贫民,民众大悦。哥曰:“扶着爷,搀着娘,携着儿女去瓦岗,瓦岗寨上吃义粮。”农民纷纷加入义军,义军很快发展至万人。

迅速发展

瓦岗军迅速发展,给军需带来困难。徐世勣献计曰:“此地为公与乡土,人多相识,不宜侵掠。宋、郑两郡,地管御河,官旅运往不绝,若能截取,足以自资。”让从其方,于是沿运河截获商旅公物,军旅大振。大业十年(614年)十二月,率兵攻克郑州、商丘等郡县,缴获大批军械物资,控制了从梁(开封)至黎阳(浚县)一段永济渠。 瓦岗军的胜利,震动了隋王朝,大业十一年(615年)令齐郡通守张须陀镇压瓦岗军。在力量悬殊情况下,义军被迫撤离宋、郑,守瓦岗,转战树林沙丘之间,在广大农民的支持下,终于击退了张须陀。后韦城周文举、雍丘(今杞县)李公逸、内黄王伯当率部投瓦岗。
大业十二年(616年),贵族出身的李密,在参与杨玄感兵变失败后,流浪无着,经王全伯当介绍,加入瓦岗军,密识兵书,有谋略,很受翟让器重,遇事辄与相商。为扩大根据地,瓦岗军继续向隋军出击。翟让率兵数千,攻克韦城,占领东郡白马(今滑县白马墙),杀死君太守;单雄信率军北上,连下浚县、汤阴、内黄;李密率兵攻打濮阳、范县,至白堽(北有密城),扎寨为营。义军所到之处,农民纷纷响应,部众增至数万。
大业十二年(616年)十月,李密建议西取洛阳。单雄信率精兵三千,绕道攻荥阳,翟让、徐世勣、李密率大军破金堤关(今荥阳东北),荥阳太守张庆告急,炀帝复令张须陀为河南讨伐使,统率各路大军前去镇压。初对垒,让有惧色,密曰:“须陀勇而无谋,既骄且狠,可一战而擒之。”密与世责力、伯当伏于大海寺北林中,让引与战,稍却。须陀急追,伏兵四起,前后合击,官军大溃,遂斩须陀于阵,副将贾务本受伤身死,部将秦叔宝(秦琼)、罗士信(误传为罗成)东窜投裴仁基去了。

赈济贫民

大业十三年(617年)春,瓦岗军决定袭取兴洛仓(又名洛口仓,在今巩县东南)。兴洛仓方圆二十里,有三千地窖,存粮八千石,是隋朝最大粮仓之一。翟让、李密选精兵七千,避开裴仁基据守的虎牢关,从荥阳南绕道阳城(今登封县),越方山,从罗口直捣兴洛仓。兴洛仓守将邴元真,猝不及防,率众投降。义军占领兴洛仓后,“开仓恣所取,老弱襁负,道路不绝,众至数十万”。瓦岗军开仓放粮,赈济贫民,大得人民拥护,青年踊跃参加义军,山东宿城(今东平县)县令祖君彦叛隋归顺,义军很快发展几十万,成为全国最强大的一支农民队伍。 兴洛仓失守,隋王朝惊恐万状,遣虎贲郎刘长薛配合讨捕大使裴仁基进剿义军。义军英勇作战,在石子河一战,大败官兵,刘长薛化装逃回洛阳,仅免身死。裴仁基见大势已去,便率其子裴行俨和部将秦叔宝、罗士信投降瓦岗军。义军接着烧毁天津桥,攻陷丰都市,夺得了第二大粮仓——回洛仓,从此瓦岗军威震国中。
瓦岗军连战连捷,所向披靡,为进一步埋葬隋王朝,急需建立政权。李密时间中运筹,由王伯当、徐世勣出面,推李密为主。翟让认为密才出己之上,情愿让位于密。密称魏公,改大业十三年(617年)为永平元年,设元帅魏公府,置三司六卫,拜翟让为上柱国、司徒、东郡公。单雄信、徐世勣、房彦藻、邴元真、祖君彦等各有所封。扩仓城四十里,定都驻守。时山东东阿县程知节(程咬金)、武阳(今大名县东)郡守元宝藏及幕客魏徵等相继来投。史书载:“道路来降者,不绝如流,众至数十万。”李密选精兵八千组成卫队,言可抵十万,由秦叔宝、程咬金、罗士信做骠骑统领。记室祖君彦写了一篇有名气檄文,列举炀帝十条罪状,中有:“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号召广大人推翻隋朝统治。
义军节节胜利,逼近洛阳,洛阳留守越王杨侗恐慌万状,急向江都求教。大业十三年七月,炀帝遣江都通守王世充统兵五万进剿,义军奋勇反击。两军相持百日,在黑石关、石子河、回洛仓等地打了六十余仗,屡败官兵,世充逃至别处,无面见杨侗。是年九月,李密派徐世勣率兵五千,会同河北、山东各路义军攻打黎阳仓(今浚县西南童山脚下),歼灭守敌,开仓放粮。饥民得救,欢腾雀跃,世责力旬问得兵二十万。隋朝各地官兵相继倒戈归呀,隋王朝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内部分裂

就在瓦岗军势将灭隋的关键时刻,内部发生了分裂。平时李密结党拉派,培植私人势力,早为部下觉察,私下多有怨言,劝让自立,让从大局出发,以团结为重,说服众属。李密稍有所闻,嫉妒在心,于617年十一月十一日,借庆贺石子河战役胜利名义,设宴招让入席,暗使党徒蔡建德将翟让杀死。王儒信、翟弘、摩侯同时遇害,徐世勣被砍伤,王伯当、单雄信叩头求饶,方得幸免。翟让被害以后,部将非常寒心,认识到李密原是个气度狭窄,忘恩负义之徒,所以离心日重,战斗力日衰,从此瓦岗军走向了下坡路。

瓦岗兵败

大业十四年(618年)三月,叛贼司马德勘宇文化及在江都煽动卫兵兵变弑逆隋炀帝后,率兵十万,欲争中原。洛阳留守越王杨侗闻炀帝被弑,在洛阳称帝,号皇泰主。他怕宇文化及北归西侵,便招降李密,封密为太尉、尚书、行军元帅等职,令其讨伐宇文化及。宇文化及据滑州,攻黎阳。黎阳守将徐世勣,初战不利,退保仓城。密率众往救,在童山与化及决战,此次战斗非常激烈,双方死伤都很惨重,李密中箭落马,幸得秦琼相救,方得脱险。再经世勣力战,击败化及,宇文化及退保魏县,亦自称帝,后被窦建德杀于聊城。 公元618年七月,童山大战结束,李密回洛阳请功,途闻王世充政变,不敢回城,暂驻金墉。王世充乘李密大战后疲惫之机,向密突然发动进攻。魏徵谏,此时应“深沟高垒,待敌粮尽,追而击之,可得全胜”,被认为“老生常谈”,不予理睬,结果第一天战斗便遭失利,大将裴行俨、孙长岳、程咬金都受重伤。九月两军决战,世充伏兵北邙,李密麻痹轻敌,结果被伏兵四处掩杀,瓦岗军全线崩溃。裴仁基、祖君彦、裴行俨、程咬金、秦叔宝、罗士信被俘;郑颋被部下所杀,举城投降;邴元真单雄信等均向王世充投降。李密率残兵两万西投李渊。

影响意义 编辑

起义军造成了隋朝总崩溃的趋势,消灭了张须陀、薛世雄、宇文化及三支隋军主力,促成了李渊攻取长安的局面。这次农民起义,推翻了隋朝统治,打击了士族地主,对唐初的政治、经济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事件评价 编辑

瓦岗军是隋末农民起义中三大义军之一。经过8年浴血奋战,瓦岗军始举灭隋大旗,杀赃官,诛恶吏,开仓放粮,赈济贫民,深得广大人民拥戴。他们转战中原,浴血奋战,兵至百万,坚持八年,所向披靡,为推翻隋朝统治立下了不朽功勋。 农民军没有防止混入起义队伍中的地主阶级分子和隋朝的残余势力,他们逐渐影响起义军向封建军队转化,瓦岗军领导人翟让没有认识到领导权的重要性,拱手让出了政权,导致了义军瓦解。